江蘇女子圖鑒:蘇南蘇北誰更敗家?
2019-09-29 19:10 江蘇 蘇南 蘇北 消費

江蘇女子圖鑒:蘇南蘇北誰更敗家?

作者:羅鈺婧  編輯:陸泓、蒂姆

來源:DT財經(ID:DTcaijing)

有江蘇人的地方,就有南北battle。

以長江為界,江蘇被分為蘇南和蘇北兩大陣營,大家樂此不疲地打著地圖炮,炮火紛飛中,還分出“我才不是蘇北” “南京鎮江自己玩”等諸多衍生戰區。

而當我們從女性的角度來看這場“戰斗”,戰況就更加有趣了。DT君通過大數據探查江蘇不同地區女性的線上消費特征,由此形成了蘇南、蘇中、蘇北不同風味的女子圖鑒。

如果把PK挪移到一桌牌局上,大概會出現這樣的牌桌暗戰:

梳著微卷的棕色短發的蘇州姑娘張麗麗,指了指今天新背的CHANEL口蓋包,捂著嘴笑道:“二筒!哎呀,最近剛剛去法國買了一個新包,儂看看好看伐?”

“哇塞,真漂釀。”來自淮安的許淑芬頗羨慕地說道,她梳著溫婉的麻花辮,穿著一身碎花長裙,嘆了口氣:“自從有了寶寶,都不敢亂買東西了。八條!”

“三萬!”一旁,長著一張標準瓜子臉的揚州姑娘林小婭,穿著休閑T恤加牛仔褲說道,“哪個叫你這么早把自己嫁出去的咯?”

“霍史尼瑪,自摸胡了!”南京的楊璐,得意地看了看自己一貫拎的Celine水桶包和身上的Burberry風衣,暗自對張麗麗撇了撇嘴。

順著這桌牌局,DT君接下來為大家一一揭曉:南京潘西(潘西:南京方言,指年輕漂亮有格調的女孩子)有何傲嬌資本?蘇南和蘇北的姑娘有什么不同?蘇中又扮演著怎樣的角色?

1

南京也配當江蘇老大?

當然!

江蘇有一個亙古不變的老梗——南京到底是江蘇省會,還是“徽京”?由于南京GDP在江蘇常年屈居次位,再加上毗鄰安徽的南京正在建設一條直通蕪湖的地鐵線,南京潘西楊璐在牌桌上的尷尬處境就不難理解了。

但論消費實力,南京女孩從不認輸,無論對手是誰——包括GDP第一的蘇州。

從江蘇女子線上消費規模的整體格局來看,省會南京穩坐第一,蘇南的常州、無錫、蘇州緊隨其后,蘇北五市尷尬地排在倒數前五。

但讓人感到意外的是,GDP排名全省第一的蘇州,其女子人均消費規模不僅沒能拿下第一,甚至在蘇南三市墊底。這樣一來,與慣常失落的淮安女孩許淑芬相比,剛從法國買回的新包也無法撫平蘇州女孩張麗麗的心理創傷。

按道理,經濟實力越強,消費力越旺盛才對,可蘇州女子為何如此“樸素”?(請讀者留言為DT君解惑)

失意蘇州的旁邊,是憋著笑的南通。蘇中的南通近些年經濟飛速發展,GDP一直保持在常州之上,女性線上消費規模也更加逼近南京,花錢闊綽程度超過其他城市——可見南通女子買買買之心早就“趕蘇超寧”了。

除了區域經濟發展實力,我們還看了下消費情況與學歷結構的關系。一般來說,大家會認為學歷更高也就對應更好的職業發展、更豐厚的薪酬,以及更前衛的消費理念,表現出更強的消費力。

確實,消費力最強的南京,得益于豐富的高校資源,女性碩士及博士的占比相對更高,全省超過一半的女博士消費者都在南京。

而在蘇北城市中,線上女性消費者專科及以下的占比也的確更高一些,比如連云港的專科及以下占比數字是36%,比南京的兩倍還多。

高學歷消費者不夠多,可能也是徐州、鹽城經濟實力超過揚州和泰州,但人均消費依舊落后的原因。

但是,蘇州和鎮江擁有比例最高的女性碩士線上消費者,卻未能將消費力拉到更高。反倒是常州,女性本科率高達71.65%,生生將常州送上消費第二的位置。

分析這些數據可以得出:GDP的高低并非是江蘇女子消費力的絕對保證,其中還有包括學歷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。雖然其中有“失意蘇州”“得意南通”這樣出乎意料的結果,但總體來看,江蘇13市女性消費者線上人均消費排名,仍然遵循省會>蘇南>蘇中>蘇北的規律。

隔著一條長江,差異真的那么大嗎?

2

愛自己 or 愛家

蘇南蘇北各有所選

是的,就這么大。

與消費力相比,消費結構更能體現出這種差異。

對于蘇南女性來說,自己才是最值得投資的標的,無論是美妝、箱包、運動戶外還是保健品,相對都買得更多。

從消費投入的偏好來看,以楊璐為代表的南京女孩除了日常保持精致的妝容、搭配心機配飾和包包外,對自己的健康及身材管理同樣十分舍得,相比江蘇其他城市,在戶外運動上的消費投入占比明顯更高。

蘇州女生雖然在人均花銷上比不上常州和無錫,但在美妝和女裝上的偏好度尤其之高。錢不一定花得最多,但一定要花在刀刃上,愛美的費用決不能省。

而對于蘇北女子來說,母嬰、家紡家居等家庭支出在她們的線上消費籃子中更重要。在江蘇13市中,母嬰類消費偏好度排名TOP 5的城市,正好全部位于蘇北。

這樣的消費結構差異與人口結構多少也有些關系。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,蘇北的平均出生率幾乎是蘇南的兩倍。母嬰類消費偏好度最高的宿遷,就是江蘇出生率最高的城市,幾乎達到了常州的2.5倍,新晉媽媽占比自然也會更高。

除了家庭優先,蘇北女性更讓人感動的一點是,她們更愿意為自己的丈夫、兒子消費——雖然比例其實也并不高。

相比之下,雖然南京的出生率相較蘇南其他城市要高出30%,但南京女子更愛在自己的身上花錢。所以在扣除了自己的服裝基金、包包基金、美妝基金……潘西們留給另一半的消費額度就更少了。

誠然在消費上蘇北姑娘比起蘇南姑娘看起來更讓人心疼一些,不過蘇北就真的到了需要同情的地步嗎?

南京潘西最fancy

蘇南蘇北的溝壑并沒有那么深

DT君統計出了省會、蘇南、蘇中和蘇北在美妝、女裝和箱包配飾上的品牌偏好度情況。

南京再次一枝獨秀。在箱包配飾方面,南京女子們比其他城市都更加偏愛CELINE、LV、RIMOWA等高奢品牌,連給寶寶的打扮都更偏好黑超奶嘴這樣風格大膽的日本兒童潮牌。日常美妝護膚方面也更偏好嬌韻詩、科顏氏等國際品牌,還比其他地方的女性更加寵愛頂奢配置海藍之謎。

南京的“奢侈”,其實在一線大牌的門店設置中已經表現出來了。以LV為例,江蘇僅有的兩家專賣店,一家在南京德基廣場,一家在無錫八佰伴商廈店。而Dior除美妝外的精品店,江蘇僅有南京德基廣場擁有,分別為女裝、男裝和童裝。

相較之下,蘇南女子們雖精致但沒那么奢侈,在美妝方面更青睞DHC、Kanebo、蘇秘37º等日韓品牌,除了平價系列之外,“貴婦級”護膚品牌如CPB也榜上有名。在服裝配飾上,除了笑涵閣、bobowaltz等淘品牌外,還有上海故事這樣的蘇南特色喜好。對于箱包,蘇南女子雖沒有南京那么奢華,但對如國際輕奢品牌Furla以及一線大牌Chanel也頗為青睞。

而夾在蘇南蘇北之間的南通、揚州和泰州,也正在拼命地拔高自己的消費水平。從數據上看得出來,蘇中姑娘除了玫琳凱、3CE等平價品牌,對迪奧、YSL等國際大牌的偏好度也十分不俗。而在服裝方面,蘇北姑娘除了偏好比較年輕可愛風格的Teenie Weenie、bobowaltz等,同時對波司登這樣的“國貨之光”也十分支持。

而一直被全國人民心疼的蘇北姑娘,其實也沒那么“慘”。美妝方面排名靠前的Fibroin、Marie Dalgar和蘇南、蘇中的Kanebo、珀蕾也處于同一檔次;而在箱包配飾方面,她們不僅偏好Genvas、Foxer等意大利中檔品牌,也能承受Salvatore Ferragamo、YSL等歐洲一線品牌。

從線上消費品牌偏好來看,除了南京,其他地區女子的消費生活存在差距,但也沒那么大。她們的日常用品還是以平價為主,但也會在美妝和箱包上冒出一些奢侈需求。

在綜合比較了線上消費力和消費偏好后,我們可以為江蘇女子簡單畫個小像:南京潘西有著最愛自己的自信和驕傲,蘇南女孩精致;蘇中女子過著怡然自得的中庸生活;而蘇北女孩,可以貼上最賢惠的標簽。

四個地區、四種生活方式,江蘇塑料姐妹花,雖然一直在斗,但永遠不會分家。

(文中故事內容為虛構)

DT財經
文章評價
匿名用戶
發布